天讯网

天讯网门户首页 娱乐天地 觅真书伴【宋慈】全文继续阅读完整版+未删减+大结局

觅真书伴【宋慈】全文继续阅读完整版+未删减+大结局

2021-12-23 08:09:15 / 来源: 互联网 / 查看: 828/ 评论: 0

摘要觅真书伴【宋慈】全文继续阅读完整版+未删减+大结局觅真书伴/mizshu6觅真书伴-池小音/cxiaoy9池小音-从十九岁入仕至今,历经两朝,身居一品大员高位,权倾朝野,成为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相爷,他用了二十一年的时间。可就在这高兴的时候,母亲在接到超品诰命圣旨当天,却忽然在所有人的惊疑中倒下了,不管谁看,都不免说一句乐极生悲。她昏迷的这两天,整个宋家都像是在......






觅真书伴【宋慈】全文继续阅读完整版+未删减+大结局

觅真书伴/mizshu6觅真书伴 - 池小音/cxiaoy9池小音 -
从十九岁入仕至今,历经两朝,身居一品大员高位,权倾朝野,成为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相爷,他用了二十一年的时间。
可就在这高兴的时候,母亲在接到超品诰命圣旨当天,却忽然在所有人的惊疑中倒下了,不管谁看,都不免说一句乐极生悲。
她昏迷的这两天,整个宋家都像是在油锅上的热蚂蚁,急得不行,生怕老母亲真的一睡不醒了,那自己这位置还没坐热就要丁忧的话,那真是太不美了,虽说丁忧后能复职,但谁知道到时候是什么光景呢?
现在母亲醒来无恙,那这心头大石,着实能去了。
宋大夫人道:“母亲昏迷时,都往二叔三叔还有姑奶奶他们那边派了人去,你看是不是要把人给召回来?”
宋致远放下茶盏,道:“派去老二那边的人就召回来吧,他那边的生意得谈拢了。老三和姿娘那边,我估摸着他们就是知道娘醒了,也会回来的,老三不能离开,老三媳妇也得回来,毕竟洲儿也六岁了,得上族学了。”
宋大夫人一笑:“就是还没上族学,他们也会回来的。老爷,不,现在该叫相爷了,你这一升,他们也得回来庆贺。”
宋致远笑而不语。
“说起这庆贺,相爷,我们家真不宴客?母亲也醒了,是不是……”宋大夫人迟疑着说。
宋致远摇摇头:“我以这个年纪坐这个位置,已经招了不少人眼红,更要战战兢兢,以免被人抓了话柄,也免在今上面前落个轻狂的样儿。宴客什么时候不能办?坐稳了,以后多的是机会。”
宋大夫人心头一凛,忙道:“是我虚荣心作祟了。”
相爷夫人的名头,让她的虚荣心达到了极致,差点忘了,自家老爷,位置都没坐得稳呢。
宋致远:“湘仪,越站得高,就越要谨慎和清醒,这一点,你我都要谨记。”
宋大夫人沉沉的点头。
“宴客现在不请,但五月你不是过生辰吗?到时候就办一场乐呵乐呵。”宋致远伸手过来握了握她的手,道:“宰相夫人,可以高调的办一个生辰宴。”
宋大夫人被哄得身心舒畅,站在廊下目送着宋致远离开,满脸笑容的搭着心腹嬷嬷的手重新走进屋。
房嬷嬷觑了她一眼,笑着凑趣:“太夫人这一醒,夫人您也放心了,这脸上可算是有了笑容。”
宋大夫人坐下,摸了摸脸颊,道:“这心头大石确实是可以放下了。房嬷嬷,回头你从我库里称二两官燕拿到小厨房炖下,晚间我送去母亲。”
“二两?”
宋大夫人点头,捧着茶道:“莫说二两,这官燕能把她身体养得长长久久的,二百斤我也给她弄来。这两日,你也知道,我哪敢真闭眼去睡?”
房嬷嬷是她的陪嫁,又是自小就跟着的,自然知道她的意思,道:“夫人您现在可以放心了。您呀,也是守得云开了。”
首相夫人,一品诰命,妻凭夫贵,以后也只有别人看她脸色行事了。
宋大夫人有些激动,握着她的手,眼圈微微泛红道:“嬷嬷,我知道这两天外头的人都准备看我笑话,说我顾湘仪没福气没运道,她们说了多少幸灾乐祸的话,现在就有多咬牙切齿,撕烂多少条帕子。”
房嬷嬷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。
“所以,嬷嬷,我再看不顺她,我也得供着她,盼着她活得长长久久的。只要她活着,相爷就还是相爷,我顾湘仪,就是首相夫人。”宋大夫人挺直了腰杆。
房嬷嬷沉吟了下,道:“太夫人不过粗鄙些,又是童养媳出身,苦水里泡过来的,她不要强,又哪有今天的宋家?夫人,别怪老奴多嘴,比起那些高门大户的婆婆,太夫人好太多了,至少她没往你房里塞人啊,哪怕你先生了两个姐儿。小事上她糊涂,但大事上,你可曾看过她犯糊涂?如今她病一场,说句不吉利的,这身体都不知道能熬多久,能和你对着干的日子也不多,你何苦计较?”
“好嬷嬷,我都知道,我那时年轻嘛,以后我可不敢了。”宋大夫人红着脸说:“相爷这些年对我一条心,家里的姐妹谁不嫉妒我?就是我肚子不争气,只给他生了肃儿一个哥儿,要是茜儿琪儿都是哥儿,我又有什么好愁的。”
房嬷嬷也叹,这也是夫人唯一美中不足的事。
“相爷说了,鲁院正说娘这次卒中,多少会有些后患,脾气兴许也会变一些,房嬷嬷你平日利也给我盯住了,下头的人,哪个伺候不尽心,甭管是谁的人,一律给我换了,换伶俐妥当的上去。对,再给娘院子里添两个丫头和婆子吧。”
天大地大,婆婆最大,尤其是这关口,她得把那太夫人给伺候舒坦了,让她活得长长久久。
“添丫头,不如寻个医女?一来可以伺候太夫人的身体,二来家里有个医女,就是女眷有些不舒坦也方便些。”房嬷嬷提议。
宋大夫人眼睛一亮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回头我就回娘家,托我爹去寻一寻。”
房嬷嬷笑道:“夫人,找老侯爷之前,你也和相爷商量一下,看他有没有这方面的能人,夫妻有商有量,也才感情更好。”
宋大夫人红着脸点头,轻声道:“他说了,我生辰的时候,办得热闹些。嬷嬷,我真欢喜。”
房嬷嬷别了别她鬓边的发丝,浅浅一笑,谁不欢喜呢?
日落黄昏,春晖堂。
宋慈懒懒的坐在临窗的罗汉床上,呆呆的看着窗外的花树。
“太夫人,大夫人来请安了。”宫嬷嬷轻声叫唤。
宋慈转过头来,只见她那大儿媳春风满脸的走进来,身后还跟了个捧着托盘的丫鬟。
“母亲,我让人炖了点官燕,温得正好,您给尝尝?”宋大夫人先向她行了一礼,笑吟吟的接过丫鬟的托盘放在炕几上。
她把燕窝从炖盅舀出来,又看着宫嬷嬷道:“回头我让房妈妈送半斤过来,嬷嬷你瞧着让小厨房天天炖着给母亲吃,好好补一补身子。”
宫嬷嬷含笑点头:“老奴都听大夫人的。”
官燕啊,好补品。
宋慈看着这大儿媳,一脸欣慰地道:“你有心了。”又看她想要亲自喂自己,便说:“不用你喂,这种事让下人来做就行了。”
一旁服侍的红柚上前想要接过,却被宋大夫人避开了,只见她笑着说:“媳妇伺候婆婆是天经地义的事,只是喂您吃碗燕窝,不是什么辛苦事。”
宋慈却感觉有些别扭,摇头道:“让丫鬟来吧,我病下这两天,你肯定也担心得很,还得管着这一大家子的事,辛苦你了,快回去歇着吧,我这里不缺人伺候。”
宋大夫人有些惊悚了,连连看了宋慈几眼,心里不住的冒问号。
不是,这昏了一场,老太太是转了性子不成,还是有啥不好?
宋慈到底不是原主,被她这看得有些心虚,难道自己是哪里露出了马脚不成?
她回想了下原主的作派,皱眉道:“怎么了,让你去就去吧,你好好照顾好你男人和孩子就成了,我这一时半会的,还死不了。”
她故意装作恶声恶气的,眼角余光却是注意着宋大夫人的脸色,果然,见她松一口气的样子,不禁嘴角微抽。
敢情自己体贴好性儿都叫人不安了。
想到这,宋慈的心就定了,道:“去吧,可别把你自己累倒了,不然这大家子的事谁管?大郎又是刚升职忙得很,你这做媳妇的,管好后院中馈,让他无后顾之忧,就是你最大的功劳了。”
宋大夫人连声称是,看她实在是坚持,只得站起来。
宋慈又道:“你让人去各院都说一声,不用来我这了,吃完这一碗燕窝,我就要睡了。”
她可不愿做了恶婆婆,又做恶娘恶长辈的和各方周旋,总是做戏很累的,她体弱着呢。
“是。”
宋慈摆摆手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,宋大夫人见状只得行礼退了下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