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讯网

天讯网门户首页 娱乐天地 蔚蓝文舍【二虎温如玉】蔚蓝文舍/WLWS67后续章节无删减全文完整版畅读

蔚蓝文舍【二虎温如玉】蔚蓝文舍/WLWS67后续章节无删减全文完整版畅读

2022-01-13 21:46:56 / 来源: 互联网 / 查看: 516/ 评论: 0

摘要蔚蓝文舍【二虎温如玉】蔚蓝文舍/WLWS67后续章节无删减全文完整版畅读#公众号:蔚蓝文舍/WLWS67绿叶文舍/LYWS85绿叶文舍-热书馆/JD51113热书馆-北斗文舍/BDWS55北斗文舍-酷书舍/JD11661酷书舍-读火书/JD33055读火书-品火文/JD91133品火文-齐心网文/JD33112齐心网文-思乐书斋/sile883思乐书斋-细雨......






蔚蓝文舍【二虎温如玉】蔚蓝文舍/WLWS67后续章节无删减全文完整版畅读
#公众号:蔚蓝文舍/WLWS67
绿叶文舍/LYWS85绿叶文舍 - 热书馆/JD51113热书馆 - 北斗文舍/BDWS55北斗文舍 - 酷书舍/JD11661酷书舍 - 读火书/JD33055读火书 - 品火文/JD91133品火文 - 齐心网文/JD33112齐心网文 - 思乐书斋/sile883思乐书斋 - 细雨书房/XYSF53细雨书房 - 玉洁书房/YJSF377玉洁书房 - 诚文阁/CWG2119诚文阁 - 品热文/JD33166品热文 - 星河文房/XHWF55星河文房 - 花好文苑/JD87771花好文苑 - 臻善书斋/ZSSZ75臻善书斋 - 前流网文/JD87700前流网文 - 蔚蓝文舍/WLWS67蔚蓝文舍 - 群芳网文/JD52277群芳网文 - 秋望书斋/QWSZ667秋望书斋 - 二虎温如玉二虎温如玉 -
“那咱们就去送点礼呗!”
“你没搞错吧,全国上下反腐一盘棋,这种时候你就是想送,也没人敢接呀?”
“那要看送什么?”
贾大虎一脸愕然的看着她,反问了一句:“送什么?”
温如玉又用她的脚踩了踩我,我忽然明白了,她是想把我作为礼物送给陈灵均。
我不仅没有那种被利用的感觉,反而暗自兴奋起来。
温如玉这时瞟了我一眼,对贾大虎说道:“这事你就不用管了,我回头再去找找陈灵均。”
吃过午饭之后,我们回各自的房间午休,因为被温如玉撩得够呛,整整一个中午,我在床上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
不过此时此刻,我心里想着可不是陈灵均,而是温如玉。
我甚至臆想着,一旦贾大虎睡着了,温如玉会不会摸到我的房间里来呢?以她中午在桌子底下干的事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她干不出来。
事实证明我想多了,整个中午她并没有来我房间,相反倒是上班的时候,他们夫妇一块儿离开。
出门的时候,温如玉伸手挽着贾大虎的胳膊,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,居然让我心里醋浪滔天。
我倍感失落地走下楼去,正准备到操场上去看看有没有人打球。
刚刚出门,突然一个东西从上面飘落到我的头顶,我伸手拿下来一看,居然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。
前面是一块三角形的红布,三个角延伸出三根红带子,开始我还以为是口罩,后来才反应过来,这是丁字裤呀?
我一抬头,发现隔壁的阳台上,陈灵均正探出个脑袋,面颊微红的对我笑道:“是二虎吧,不好意思,我的裤子掉下去了。”
她当我是傻子呀?
她家的平台与这边一样大,晾晒衣服的铁丝都是横跨在正中间的,就算有风吹下来,也只会落到平台上,根本就不会飘到下面来。
就算是飘下来,也应该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。
显而易见,她确实是准备收衣服,估计听到我们这边关了两次门,所以探头朝下一看,发现我在门口,急中生智的把她的丁字裤扔到了我的头上。
否则她的脸,也不会在瞬间绯红一片,明显就是做贼心虚。
不过我不得不承认,如果这是她耍的小心机的话,那么已经成功了,我的小心脏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。
但却佯装无事地笑了笑:“没事。”
“那什么,你等一下,我过去拿。”
一想到她是副校长的爱人,贾大虎评教授职称的事,还要仰仗她在副校长旁边吹枕头风,就算她不是故意的,而我对她也没有想法,这个时候也该拍拍她的马屁。
“要不还是我送过去吧?”
“那就谢谢你了,我马上下来开门。”
我走出院子绕到她的院子门前,门口的小铁门“嗒”地一声开了。
我沿着台阶走到防盗门门口的时候,她刚好把门打开,不算太高的胸部有节奏的起伏着。
看来她是一路跑下来的。
我把丁字裤递给她,她嫣然一笑:“进来坐会儿吧,家里没人。”
晕,她后面那一句“家里没人”的信息量太大,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?
我微微一点头,迈步走了进去。
她赶紧把门一关,我刚刚把鞋子脱下,她立即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棉拖鞋,那应该是最大的一双,可我穿的还是有点小。
“来,在沙发上坐会,有香烟,有水果,你想吃什么自己来,别客气。”
她家的水果和香烟都是高级的,连客厅里的装潢和我所坐的沙发,都比贾大虎家高出不止一个档次。
我会抽烟,但却不敢动手去拿。
毕竟这是副校长的家,我一个刚入学的学生,怎么能在她家吞云吐雾?
我挺直腰板,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,努力想表现得自然一点,却感到面部的肌肉已经僵硬。
陈灵均坐在我的旁边,虽然不停的劝我吃着吃那,貌似想让我放松下来,其实她也挺紧张的,我能察觉到她的嘴唇都在微微颤抖,脸上的红晕始终没有褪干净。
如果她把我当成邻家的小男孩,根本用不着这么紧张,恰好是从这一点让我十分肯定的判断出,她对我绝对有那种意思。
正因为如此,我们一直尴尬地坐着,谁都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恰好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个人问了一声:“副校长好!”
副校长回答了一句“好”,随后传来吧嗒一声,看样子他是打开了院子外面的铁门。
陈灵均当即吓得花容失色,一脸惨白,悄声脱口而出地地说道:“糟了,我老公回来了,你赶紧躲到楼上去!”
说完,她立即起身跑到门口,拿起我放在门口的鞋子,转身就往厨房里跑。
我也懵了,穿着那双棉拖鞋三步并着两步跑到楼上,一想到她家的凉台,与贾大虎家只有一块砖的厚度,赶紧爬上凉台,翻墙到了贾大虎家。
等我来到客厅坐下之后,忽然愣住了。
妈蛋的,我跑什么呀?
副校长开门进来又怎么样?
我是贾大虎的弟弟,就住在隔壁,大白天的串个门有什么错,至于做贼心虚的如此狼狈吗?
一会儿就听到隔壁的门声响起。
我赶紧起身站在窗边一看,副校长也只有四十多岁,细皮白肉的,个头跟我差不多,容貌也很英俊,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白马王子,即便是现在,恐怕也能毒到那些中年控的小萝莉。
我实在想不明白,如果说温如玉想打我的主意,完全是因为贾大虎那个方面不中用,那陈灵均又是为什么呢?
我听温如玉说过,他们俩还有个读二年级的儿子,因为放假送到外婆家去了,过两天就要接回来。
像他们这样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,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羡慕嫉妒恨。
而且温如玉还说过,陈灵均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,她又是怎么中了我的毒呢?
过了一会儿隔壁的防盗门响了,陈灵均提着个塑料袋出来,直接走到我这边按响了门铃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